非常。

純冬盾黨不逆不拆、分歧點及冬陽緩慢更新中。
無間雙龍。

【冬盾】一個指尖的距離(一篇完)

等他在玻璃的另一頭闔起雙眼,睫毛上細細的水珠結了晶,不眨了。

你才敢伸出手碰上那透明的隔閡,你尊重他的決定,也知道他是為了你這樣做。

我會傷害你,在你身上留下我不理智而且在清醒時會痛恨的痕跡。他冷靜地說,好像要進入隔離艙的並不是他。

你只能沉默地看著他,而你開始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去想像,如果是你會怎麼下這個判斷。放開死死握住的拳頭,你已經知道你會做和他相同的決定。—寧願讓自己與世界的聯繫斷開,也不願意傷害自己所愛的人。

然而這與死亡是異曲同工的,被留下的人經歷了更多,卻無法分享。
幾次你走到冷凍艙前,看著他自從那天就沒有變過的神情,嘴角還有一絲微微的上揚。覺得有點生氣也無可奈何,他就是這樣丟下了你。

你想按下解凍的按鈕,而每每打開了透明蓋子又伸回手,眼前總有許多畫面一閃而過,不論是你答應他在找到方法前不會隨意讓他甦醒的那個瞬間,或是他與你共同作戰的場景,最後總是他信任的眼神。—我相信你,Steve。

然而我不相信我自己。你把難題留給我了,卻就這樣沉睡不醒。你在關上蓋子後苦笑。

你知道嗎,Bucky,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想要跟你說,想聽你給我一些意見,或是八竿子打不著的玩笑話,想你給我一個讚賞的眼神,與我來點兄弟間的擊掌。你站在那片玻璃之前喃喃自語,就算理智上知道他聽不到卻還是忍不住這樣做。

然而你終究是離開那一間房間,像是走出告解室的人們。

因為你知道,那一天會到來的。你會把這幾年他錯過的事好好地說遍。

你等著你可以按下按鈕,張開雙臂迎接你的兄弟的那天。

-----
好久沒更文了我真的很抱歉各位QQ
這個月實在太多太多事情要忙,我打開了檔案覺得自己情緒也不太對,就又關上了。
冬陽那篇的架構我還在慢慢想,實在是太怕寫崩了,雖然我已經崩了很多次QQ
謝謝大家還願意關注一個月沒更新的我,總之這個短篇就先奉上吧QQ

【冬盾】冬陽(二)家庭教師AU

(二)


他們躺在大張搖椅上頭,微微地搖晃著,暖和而溫柔的午後斜陽為賴在一起的戀人們撒上一層淺淺的金,一如電影場景般美好的景色。

「Buck,你還記得我們再見面時,你那時候對我的態度嗎?」Steve仰頭看著自己上頭的人,他的嘴角微勾,似乎期待對方給他的答案。

「我想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這麼愛你。」James輕撫他散落在額前的頭髮,似乎是歉意地笑了笑,然後撥開那些髮絲,在上頭輕輕地一吻。

「不,我那時嘗試喚起你的記憶呢,你回答我什麼?」他從James的懷中撐起身子,把臉龐湊得離他更近了一些。

-----

「很榮幸再跟你自我介紹一次,我是Steve。」Steve整了整自己的領子,看向James,「而且在...

【冬盾】分歧點(十四)完Bucky沒有成為冬兵AU

(十四)

Barnes在陽光透過窗簾照射到他身上的那一刻醒來,這三年來他總習慣性地先檢查身邊的人是否有踢下被子,然後撐著頭觀察Steve的睡顏。

在輕輕撫過Steve的裸肩後,他傾身在他的額上一吻,而對方仍舊睡得很沉。

他起身離開仍舊睡不習慣的軟床,小心翼翼地踏上地板,套上脫在一旁的長袖帽T,開始收拾昨晚隨意扔在一旁的衣物。

關好房門後,Barnes把抓住的棉織品投入洗衣籃中,又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看了看要添購什麼,拿起牆上掛著的環保袋,他口裡哼著幾句小調,隨意地套上鞋子,拎起皮包和鑰匙便踏出門外。

平時他們在有空時會一起上市場,但今天他想讓Steve好好休息,畢竟昨天折騰得有些晚。腦袋...

【冬盾】冬陽(一)家庭教師AU

(一)

他走進以前住過的小區,兩旁的綠樹如茵與他記憶中的景象別無二致,似乎這六年的時光不曾流逝。

他的腳步不停,是不算太快也不算太慢的沉穩步伐。Steve知道自己的時間還很充裕,但突然找不到那棟白色的屋子讓他有些緊張而抓緊背包的肩帶,明明在以往走過千百遍的路卻因為記憶被沖淡而他已經有些想不起來。

終於在轉角看到白色的圍籬,他呼出長長的一口氣,接著踏上用木板鋪製的前廊。

Steve站定在熟悉,卻許久未曾拜訪的門前。他拿下背在身後的背包,做了幾個深呼吸,等到確定氣息都平靜後才抬起手按下門鈴。

一陣小鳥清脆的叫聲從門板後透出來,果然是Barnes家承襲的一貫風格。Steve想著的同時不自覺地微笑。

很快地,他聽...

【冬盾】冬眠與夢(一篇完)

--
分歧點還在打先來個小短篇

給我家可憐的冬兵摸摸
請走:-----

【冬盾】分歧點(十三)Bucky沒有成為冬兵AU

(十三)

"雖然覺得你有些可憐,但我想你等等還是必須戴上,"Steven指了指那令Barnes感到痛苦的東西,"畢竟還是要靠你呢,士兵。"

Barnes默默地看著Steven,卻發現對方全無收回話語的意思,只能又套上了頭盔。

Barnes走到Steven身後,撿起掉落在地上的手銬,"讓我重新在幫你銬上嗎,Captain?"他在Steven的耳邊輕聲地說。

很快地,Barnes瞧見Steven的耳尖迅速的泛紅,他溫柔地為他戴上,把缺口的部分反轉朝向裏頭,"我可以銬上你一輩子嗎?"

Steven並沒有回答,這讓Barnes緊張了一會兒。他知道這不是個適當的時機,但相對於待會要面對的,他寧願做好一些準備讓自己...

【冬盾】分歧點(十二)Bucky沒有成為冬兵AU

(十二)

縱使是Steven這樣的人,此時也有些絕望。


他的雙手被銬得牢固,隨身的盾牌被迫交給了看守在一旁的士兵。

總共有8個人隨行在身側,每人的身上多處藏有武器,只要他一有動作,他們就能馬上制伏他。

他的眼睛被黑布矇住,一路上都有人以槍貼著他的後背使Steven不斷向前,他只能憑著腳步嘗試算出與入口的距離,以靈敏的聽覺仔細地去接收一些資訊。

他不知道自己要被帶往何處,只能從竊竊私語中聽出是有一個具有決定權的大人物。


Steven幾乎想不到除了紅骷髏外還有誰能讓這群士兵如此臣服,而心甘情願被差使。

然而他們一行人馬上在一處停止前進,接著他聽見門打開的聲音,抵在他背上的槍用力地戳了Steven...

【冬盾】分歧點(十一)Bucky沒有成為冬兵AU

(十一)

他們搭上Edward所開的飛機,Barnes清點著身上的裝備,Steven則用軟布擦拭著自己慣用的那面盾牌。

兩個人不發一語,位於駕駛室的Peggy不斷地與地面的先鋒部隊們交談,並溝通不久之後的戰術,在告一個段落時,她起身往後頭走來。

"Steve,等等在一個定點會將你和Barnes投下去,這架飛機的特殊外表會使雷達發現不了我們,但一旦脫離後,你們會立刻成為明顯的目標。"Peggy凝視窗外的夜色,一片漆黑,沒有人知道這次的行動多危險。

"是嗎?沒關係,我們知道的。"Steven點了點頭,微微地笑。

Barnes什麼都沒有回答,只是望向Steven。

"等待綠燈亮起吧,先生們,如同過去熟悉的。最後...

【冬盾】分歧點(十)Bucky沒有成為冬兵AU

(十)

Barnes騎著單車往宿舍前進,一路上他都在思考今天晚上該給Steve怎麼樣的晚餐。

他已經習慣了提早回家的日子,對,"回家"。
他今天特地去市場採購一些食材,所以到底是該來點紅酒燉牛肉,或是簡單的煎個豬排配上搗到滑順的薯泥呢?他想了很久還是沒有得到答案。

鎖上單車附帶的密碼鎖,他哼著歌緩步上樓,掏出鑰匙打開鐵門,正往客廳裏面走時看到了意外的客人。

"Peggy?"Barnes語氣中帶點疑惑的詢問。

"Barnes,回來的正好,我們都在等你。"Peggy轉過身,臉上卻是苦笑。

"等我?"我們"?"Barnes看向廚房,卻也沒看到Steven的身影。

"Steve在他的房間裡收拾東西,別看了,Barnes...

【冬盾】分歧點(九)Bucky沒有成為冬兵AU

(九)



Steven握著手中的畫筆凝視眼前的畫布,卻完全無法專注其上,因為他覺得自己根本快被寵壞了。

Barnes在最近幾天的早晨,總會開始固定提早起床,以準備早餐,在用完餐後還會給他一個不大不小的藤編提籃。裡頭裝的是用烘培紙包裹的三明治和玻璃罐裝著現榨果汁,幾片吐司之間可能夾的是生菜和馬鈴薯蛋沙拉,或是鮪魚洋蔥,有幾天是火腿和融化的起士。每天都有美味的午餐,Steven感到幸福的同時,也很不知所措。

已經拖過了兩個禮拜,自從Bucky說要追求他的那天起。他一方面貪心著Bucky給的溫柔,卻不能給他一個完美的答案。

他到目前為止所學的知識和閱讀過的書籍完全無法告訴他什麼是愛,什麼是喜歡...